APP访问

下载APP

苟晶案的终极启示:你穷,你善良,活该被欺负

我上学的时候特别害怕读鲁迅的《祥林嫂》。

这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坏人,也有数不尽的悲剧,但人与人之间悲喜并不互通,读到同时期上海滩的交际花陈白露自杀,只会觉得猎奇,因为她的悲剧是自己的选择,选来选去,选错了活不成金丝雀,其实当个小麻雀也能苟且,未必非要自杀。

但是祥林嫂却是无从选择,无法选择,被一双看不见的命运的手,牵着一步步走向孤寂的死亡,她一直在挣扎求生,但生活如同泥潭一样, 只一点点的往上吞噬这这个可怜的女人。

可能祥林嫂把牙一咬,干脆逃出故乡,以她的勤快朴实,或者有另一番境遇,但逃出去的是娜拉,逃不掉的是祥林嫂。

真要说到底,逼死祥林嫂的那些人,谁真又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不过是大家按照惯例行事罢了,然而层层叠加下来,就是环境形成的沼泽,一旦陷入,万劫不复。

1997年,苟晶参加高考,平时一贯成绩不错的她自以为发挥稳定,谁料拿到手的成绩与预期的相比却是直接腰斩,高考落榜了。

那时候的苟晶当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成绩和上大学的机会被班主任邱老师打包窃走,送给了自己心爱的女儿,至于那份腰斩的成绩单,不用说,多半是班主任女儿的成绩。

苟晶家人于是勒紧裤带,供女儿复读一年,1998年高考之前,苟晶在地区摸底考试里甚至都拿到了第四名的好成绩,但她可能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学籍早就跟着邱老师的女儿一起到北京了。

她连学籍都没有,怎么去参加高考?就是分数能上北大清华都没有卵用。

果然,1998年的高考成绩继续腰斩,这时候一家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野鸡中专黄冈水利电力学校给她寄来了录取通知书。

我记得当初我的同学里,也有考不上大学读了野鸡大学的,那里的招生老师索性都是找的各个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教育系统,拉一个人头给多少回扣,来了以后混几年,连个正规的文凭都拿不到。只有真正有心向学的,才能拿到个自考大专文凭。

不过呢,学费倒是比正规大学的艺术类专业还要贵许多。

农村家长们懵然无知,总以为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哪怕是卖血都要供出去,其实呢?这是教育系统对可怜的贫家子弟最后一次收割了。

意识到学校不对劲的苟晶一年后干脆辍学,逃离了山东老家,到浙江去打工了。

然而毕竟纸包不住火,假苟晶大学毕业后,大约是能力太差,并没有在大城市或者是外地拿到一份好工作,只好回来济宁老家在父亲的安排下,也当起了中学老师。

本乡本地的熟人多,苟晶这个名字并不常见,于是很快就被人认出来了,这个在中学教书的苟晶是班主任邱老师的女儿。

于是一切真相大白。

苟晶在接受采访时说,假的苟晶连相貌都跟自己有五分相似。

大家都在看